上海康耐特光学董事长费正祥访谈记录

记者:我们知道干诺特实际上是树脂镜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它是中国最完整的树脂镜片制造商之一。 公司目前的生产规模是多少?费正祥:我们公司现在的平均生产规模是每月250万台。 记者:我们知道公司生产的树脂镜片质量符合国家标准国标、欧盟标准CE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标准。事实上,一些国际认证标准的要求非常严格。 我不知道全球公认的干诺特在同一个行业拥有什么样的竞争优势?费正祥:首先,我们干诺特公司在镜头生产方面有技术优势。 在镜片生产领域,柯南特拥有的发明专利数量在中国同行业排名第一。 康诺特目前拥有15项专利,其中6项是发明专利,9项是实用新型专利。一项待授权的发明专利已经申报。 都说我们的技术在中国具有领先优势。 其次,我们在质量上也有优势。 我们的产品符合您刚才提到的欧洲标准和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标准。 我们在从原材料进口、原材料质量控制到最终产品的一系列质量控制方面做得很好。我们公司一直把质量放在公司的生命线上,始终把质量放在首位。 因此,质量也是我们的优势。 第三个优势是我们是品种的优势。 我们的产品几乎有120,000种,包括双焦镜片,包括渐进多焦镜片,包括硬涂层镜片,包括光致变色镜片和偏光镜片。我们是中国最完整的树脂镜片制造商之一。 多样化也是我们公司的优势 第四个优势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客户系统。 我们的客户包括世界各地的欧洲、美国、南美、日本和印度客户。客户群也是我们的优势。 第五个优势是我们品牌的优势。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在镜头制造领域的国际市场上拥有了一定的品牌优势。 上市后,将对我公司优势地位的确立和巩固产生非常明显的影响。 我们是国内玻璃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目前,我们仍在投资技术和开发高端产品。 今年,公司又获得了2项发明专利和7项实用新型专利。 记者:康诺特上市后,我们似乎一直在进行自主创新和研发。 我们观察到,该公司实际上在10月25日发布了第三份季度报告,该报告可能略有下降。 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费正祥:有几个因素导致了下降。一是我们在上市过程中加强了风险控制。 对于年龄相对较长的客户,我们的名单今年被取消了很多。 例如,像一些南美客户一样,他的信用卡是一年。我们以前合作得很好。然而,为了控制风险,一年的信用卡需要很长时间。例如,今年该客户的业务减少了1000万元人民币。这是第一个因素。 第二个因素,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变化,对我们也有一定的影响。 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制造厂。其中一个制造基地需要在我们的上海迪士尼项目中搬迁。今年,我们的制造基地已经从上海迁到江苏。在搬迁过程中,产量大幅下降,但现在搬迁已基本完成。 这三个因素导致我们的生产能力没有得到反映,所以有一定的影响。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了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我不知道如何控制这种风险,因为公司出口更多。费正祥:我们公司最近正在计划如何规避人民币升值的风险。我们实际上是一家外向型企业,我们80%的产品都是出口的。 为了控制和避免人民币升值对公司的负面影响,我们今后将主要在这两个方面开展工作。一是加强国内营销。我们将通过在国内设立分支机构甚至直接设立国内验光中心来拓展国内市场。我们将采取国际和国内的办法。 第二,依托自身技术优势,不断开发高端高附加值产品,抵消人民币升值带来的负面影响。 记者:你刚才说,除了发展国外成熟市场外,你还将重点发展国内市场和一些新兴市场。 具体计划是什么?费正祥:主要在这两个方向 首先,在镜头销售方面,我们计划在中国设立一家公司和一个服务点,以加强我们产品的销售。 其次,我们还将直接开设一些高端光学中心,为高端客户群服务,充分利用我们在镜头方面的优势。 记者:你刚才提到验光服务中心了。我听说验光服务终端设在上海。你能介绍一下这个吗?费正祥:这也是我公司未来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我们现已决定投资1200万元建设一个高端光服务中心。 定位是为了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因为眼镜是非常有价值的人体器官,基本上在一天中一直使用,并且经常使用。 像传统的验光师一样,验光中很少或根本没有医学验光方法。 我们不仅配眼镜,还提供眼科保健,因此我们引进医学验光方法,并与国内一些著名的验光专家或医学院的一些专家合作开发高端验光服务。 记者:据我们所知,当干诺特上市时,它说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江苏启东的树脂镜片生产基地。 正如您之前提到的,由于迪士尼项目,我们的一个制造车间搬到了江苏省启东。 这个地区有什么发展?费正祥:江苏项目的生产基地已经扩大。我们将投资约4750万元,募集资金2750万元,自有资金约2000万元。 到目前为止,我们最初迪士尼项目中的工厂已经搬迁,项目已经完成。 临近12月底,我们还有大约150万对为期一个月的讲习班,将于12月底完成。 这件作品完成后,明年的销售额将会有很大的增长。 记者:我们知道中国正面临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时期。 作为干诺道的上市公司,他是如何抓住这个机会进行下一步发展战略规划的?费正祥:我们过去是一家传统的外向型制造企业。 我们现在的总体战略是使制造业更加强大,成为中国高端、高附加值的制造企业。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还需要开发一些高附加值和高端产品,使这个产品更强大。 此外,我们希望通过产业链的延伸将制造业本身发展成为服务企业。 例如,传统的透镜产品被分发给大型供应商,然后由他们分发给光学商店。 我们最近建立了自己独特的电子平台。我们可以根据个性化产品将这种镜片直接销售到世界各地的眼镜连锁店。 这将把我们的产业链从制造业延伸到最后,所以市场也大得多,然后利润等也相对丰富和可观。 因此,我们未来的方向不仅仅是制造业,还有服务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